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466|回复: 15

抗战英烈,血洒唐河

[复制链接]
唐河好人 发表于 2015-9-3 23: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唐河好人 于 2015-9-3 23:17 编辑

抗战英烈,血洒唐河

_唐河吧_百度贴吧

http://tieba.baidu.com/p/4018021528

@唐河耕夫:
抗战英烈,血洒唐河——气长存碑.jpg

抗战英烈,血洒唐河2.jpg

      2012年初春的某一个礼拜天, 竹林寺一高校园里静悄悄的。我们几位文友来到一高,在学校大操场的西侧紧挨着教室东墙的一个角落里,看到有一块青黑色的墓碑静静的平躺在宁静的空旷之中,这是一通极其重要的历史见证物,它凝结着八十一位抗战英烈的魂灵和名字,它又仿佛是一个被人们遗忘着的孩子似地,孤单而又寂寞,寂寥而又无人知晓。这通青黑色的衔名碑墓碑上面的刻名留痕,已经很是模糊了。一群已被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惊飞了的麻雀,留下几点讨厌的鸟屎在大青石的碑铭上面。细心的竹影水镜,端来一盆清水,在上面反复冲了冲擦了擦。然后我们走上前来仔细观看。只见碑铭上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留下了许多的划伤和棋格。在上面可以清晰的看出:“陆军第三十师唐河战役阵亡将士衔名碑”字样。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英烈衔名,此时我的心中穆然起敬异常沉重。然后再细细察看,发现落款字迹已经看不太清。据《唐河文史》资料介绍,其碑文记述为八十一位牺牲的英烈。据《唐河文化遗产》图刊说,唐河战役抗日殉难烈士纪念碑铭共为六通碑记。其中有四通墓碑现存于唐河县博物馆。而唐河一高现存两通英烈墓碑。我们当时在大操场所见到的这通“衔名碑”为卧碑,因卧碑沉重另一碑面,我们未能看到其文字,且不知碑文内容。校园大操场旁这一通碑铭其曰:“陆军第三十师唐河战役阵亡将士衔名碑”。落款,...民国二十九年五月十四日牺牲纪念日敬立。两侧书写,“浩气与天地永(古),芳名(同日月)争光”字样。上右角,字迹模糊显示着:...八十八团第一营...碑铭下两角已残缺有损。整个碑铭中,只有碑铭下面一行军衔姓名清楚可见。这通卧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什么时候被挪动在这里的。据我的一位校友说,上学时他曾在校园一水井旁,见到过这个墓碑。而另外一块碑首有“党国之光”字样的“陆军第三十师唐河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已不知其在哪里搁着,一直以来亦不曾见到过。这一通墓碑是有陆军第三十师政治部主任,特别党部书记长彭陶为其撰文之纪念碑记。
      时值月圆之夜,我还像往日一样遥望着皎洁的月光,可不知为什么总也提不起兴致来。也许是当我白天里,见到了这块抗战英烈碑后,依然还沉淀在对昨日唐河历史的回顾及思绪之中。其后的十月中旬,我又和画友木星彩绘,画友向前来过这里。那天正是下课时,学生们见到我们来此,纷纷在石碑旁驻足围观,感到很是好奇。因为学生们平时大多下课的时候,都会漠然般坐在这块不知由来的大青石碑铭上面玩耍。并不知这通抗战英烈衔名碑的来龙去脉,及真正的来历所在。我们当时在大操场所见到的这通“衔名碑”为卧碑。而另一通“纪念碑”,却不曾见到。据2012年3月出版的《唐河文化遗产》图刊说,第一通,第二通,现存于唐河竹林寺高中。第一通碑,为陆军第三十师唐河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碑文记述民国28年5月豫唐河战役中陆军第三十师击败日军冈村部,继而攻克唐河的业绩。第二通碑,为“陆军第三十师唐河战役阵亡将士衔名碑。第三通碑为“民族英雄碑”,乃陆军第三十师张华棠师长所题。第四通碑,为”气长存“,民国29年立,上有孙连仲亲笔题名”气长存“三字。第五通碑,为“保卫乡邦杀敌致果”碑。第六通碑,为“唐河战役殉难烈士诔赞碑”。《唐河文化遗产》文字记述,其中三,四,五,六通墓碑铭,现存唐河县博物馆。从以上极其珍贵的碑文上可以看出,抗战时期的唐河战役是一场军民联手,同仇敌忾,声势浩大,共赴国难的杀倭壮举。据当年抗战老兵回忆录记述,此守城与攻坚战斗打得异常的惨烈和艰苦。
      在抗战烽火之《随枣会战回忆录》中,我们看到对唐河战役有着这样的记述:日本骑兵部队岗村部在唐河的惨重失败,无疑彻底打击了日骑兵不可一世的神话和凶狂气焰。《随枣会战回忆录》详细记述道:日军岗村部采取的是以往铁壁合围闪电奔袭的惯例,而一线国军集团军则是对敌避其锋锐,跳出层层包围圈进行反包围的边防御边进攻的分割打法。战前日军已周密部署和增强了骑兵快速的出击优势,会战一开始,国军部队曾一度猝不及防处于防御的劣势。而惯于保存实力的汤恩伯部,情急之下向蒋介石不断求援,并要求撤退至敌后桐柏山区。蒋介石获悉后,也十分为其焦急。他命令孙连仲第二集团军立即加速南下,全线攻击唐河,泌阳,桐柏,阻拦日军的两翼合围,彻底击溃日军的合围战术。同时,蒋介石命令汤恩伯集团军主力立即北上突围。于此同时,李宗仁也紧急调整部署,命令李品仙,张自忠两个兵团立即全线反攻,并且务必固守阻击要塞,迟滞日军进攻。又命令中央军江防军从侧翼猛攻日军,切断左翼日军的交通补给线。更重要的是,李宗仁命令孙连仲第二集团军,立即南下阻拦日军的合围,这一点李宗仁同蒋介石的命令几乎相同。此时日军以空中和地面的装甲部队,同国军迎头相撞,激战十天有余,日左翼右翼都经过大小数十场激战,尤其右翼第三师团损失严重,左翼两个师团一旅团伤亡损失相对较小,但日军战线拉长到250多公里,就像一个伸长了脖子一样的人摆在那里,是很容易被沿线张自忠的部队挥刀斩头去尾的。所以李宗仁命令张自忠,李品仙兵团,以及江防军从左右侧翼攻击日军,这就正好击中日军的软肋。同时李宗仁还命令大别山后方的游击军,立即全线出击,攻击日军后方。此时日军后方卫戍部队已经不多,正是抄他老巢的好机会。不过这些都是相对次要的,关键在于汤恩伯抢先一步突围成功,以及孙连仲集团军能够在唐河,泌阳,桐柏区域内,阻拦住日军的两翼合围。第二战区孙连仲集团军,是经过无数次防御血战的强悍部队,果然是名不虚传。孙连仲打的是一路的攻坚防御打援战。而张自忠打的是日军铁壁合围,防不胜防的死硬仗铁桶战。是一极为消耗兵力的铁板战。在整个武汉会战中,在历次激烈的肉搏近战中,张自忠将军身先士卒,直至为国捐躯流尽最后一滴血。著名的抗战将领钟毅将军,也是在掩护其他部队后撤时,在唐河苍台河滩突遇日骑兵的的追击,身负重伤饮弹自尽。以自己年轻的生命,奉献在了唐河的这片沃土之上。
      随枣会战进行到十一日,第二集团军第三十军三十师八十九团一部经过急行军,抢先一步占领唐河县城,同日军骑兵第四旅团发生激战。我国军八十九团,和唐河自卫团游击队并肩联手,经过一日一夜的苦战,将数量绝对优势的日骑兵击退于唐河城下,以其巨大的代价占领了唐河县城。唐河战役之前,日骑兵第四旅团并没有遭遇到国军部队强有力的抵抗。此次遇到最擅长防御的孙连仲集团军,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当时国军在唐河县的仅有孙连仲三十师八十九团一部,也就是第二集团军第三十军军长,台儿庄大捷首功者池峰城的第三十师八十九团一部。另外还有唐河当地的自卫团游击队。日骑兵第四旅团以数倍优势兵力,连续轮番并数次进攻唐河城寨要塞,结果全部被池峰城部击退,日军伤亡近千人之多。后于十三日,日军骑兵依靠十多架飞机的猛烈轰炸,又重新占领了唐河城的。本撰文根据有关资料所述的,抗战英烈衔名碑之八十一位烈士,就是在这场激烈的唐河城寨争夺战中,以及在日军轰炸机的狂轰滥炸中,全部壮烈殉国的。
      据当年抗战老兵回忆录记述,唐河战役之守城攻坚战,的确是异常的残酷和激烈。然而,就日骑兵旅团在攻城作战中的状态来说,看似其骄狂凶猛其实战力也十分低下。虽然日骑兵高大的战马看似气势汹汹,而对于这种街巷战和攻坚战,基本也是无计可施。虽然日军哇哩哇啦的“蜂拥”突击而来,然而在激烈的枪弹面前,也是被我方打得人仰马翻,鬼哭狼嚎,遍地尸首。并没有战争初期当地老百姓们传说中的那么可怕,那么恐惧。在唐河战役中,这些凶顽的小鬼子,不也是被我占有地形优势的国军官兵的枪弹,所无情的斩杀;在街巷坑塘,被我老百姓的大刀长矛奋所击杀了吗?!这些如同狼群一样嚎叫着的日骑兵,面对我坚不可摧的血肉之躯,日军骑兵则是我抗战将士枪下怒火万丈奋力击杀的活靶子。据抗战老兵说:日骑兵的训练,装备都远不如日军步兵的训练,日骑兵每天只有半天是徒步训练,另外半天学的是乘马作战。就训练和实战经验上,日骑兵自然远远不如其步兵师团。而且日骑兵第四旅团“七七事变”以后,并没有经受过真正激烈的硬仗。他们大部分时候从事警戒,侦查,通讯,破坏等。巷战,河沟让骑兵无法发挥出本来的优势,而池峰城的部队则是在血与火中历练的精英。加之日骑兵地理不熟,求胜心切,陷入了我方守军事前设计好了的,诱敌深入之包围圈内,迫使其不得不落荒下马。在弯弯曲曲的街巷里,在坑坑洼洼的坑塘里,让穷途末路的日寇不得不刀对刀,枪对枪的拼命抵抗,结果难逃落网,穷寇注定失败。
      根据《抗战烽火》资料中所记述,以及当时有关军情态势之悬殊来分析:唐河战役的胜利,值得说明的一点是,其战况是我国军所属守城部将善于击敌其弱,攻敌软肋。避敌锋芒,沉着应战。此次随枣会战中的唐河战役,毕竟日骑兵旅团的重武器,远远不如敌步兵旅团来得快。因其重炮无法有效跟上战马前进的速度,只能依靠战马背负的山炮和迫击炮,而且弹药都是相当有限的。日军骑兵的机枪,火炮的数量远不如日本步兵,这样一来,日骑兵相对于国军的单兵优势,也就不大一样了。加上池城峰中将所属部队,历经台儿庄等重大战役,个个身背大刀手握快枪。在摸爬滚打的敢死队里,滚过刀淌过血。且敢打敢拼,不畏强顽,誓杀倭寇,表现出了一种气吞山河的英雄壮举。池峰城第三十师八十九团一部的官兵们,他们利用唐河当地的城寨,街巷,沟壑,苇滩,冈峦,布局设计将不可一世的日骑兵,逐一消灭在唐河城的外围和街巷。唐河一战,池峰城中将的一个团的一部分,居然能够死守唐河县城一天一夜,造成日军1000多人死伤。至此,我们不能不说是台儿庄之战的英雄们,是他们给我们留下了一页厚重的可歌可泣的,值得永远为之怀念的传奇故事和攻坚战例。是孙连仲将军所属的西北军,他们善于发挥轻武器的精确射击和大刀刺刀肉搏战。虽然日寇依靠人数优势和空军支援,最终和国军守城部队进行了反复的较量和争夺,然攻城企图并未得逞。唐河守军在历经血与火的激战中,我方守城部队官兵包括一个中尉连长在内的八十一位英灵,死守唐河山岗血洒唐河城寨,全部以身殉国。然而日军伤亡更为惨重。唐河战役中,我方军民奋力抵抗,将日号称“精锐之骑”的岗村部予以粉碎性歼灭和痛击。是一次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攻坚街巷战,灵活多变的单兵肉搏战。这场唐河战役,它充分反映了我全体抗战将士,在极其艰苦恶劣的坏境中,所体现出我中华儿女众志成城,坚不可摧的那种不屈不挠的强大的精神气概,无疑更加沉重的打击和阻滞了日军铁壁合围的嚣张气焰。
      由于唐河战役激烈打响,其战役所赢得的宝贵时间,以及反包围战役态势的迅速扭转,导致了日冈村部所料不及的失利和惨败,日骑兵第四旅团长认为:目前国军主力第二集团军已经全线逼近,自己只有几千骑兵,实力占劣势。防御尚且不稳,不能再前进,只能先停下自保。在其占领唐河以后,强弩之末的骑兵旅团,实在无法继续前进,只得停下来等待步兵十六师团赶上。于此同时,攻击唐河北面南阳的日军也被江防军牟庭芳第一二一师拼死拦截,伤亡巨大。南阳虽然最终被日军占领,但这一路日军也无力继续前进。于此同时,右翼在桐柏县城继续北上的日军第三师团一个旅团,也被孙连仲第二集团军当面拦截。两军激战,日本有限兵力无法突破最擅长防御的孙连仲部队的防御,根本无法前进。这样一来,从桐柏到唐河之间,就出现了长达30公里的空隙,导致日外围包围圈的完全失败。而内一层的包围圈,虽然日军已经在五月十日,于枣阳以北完成了包围圈,但汤恩伯集团军却早在十日,已经将集团军大部成功突围了出去。而日军外层包围又被孙连仲撕出一个大口子,汤恩伯三十一集团军的八十五军和十三军一部,又全力从这个口子突围出去,并且在十五日到达了泌阳,完全跳出了日军的包围圈。到十二日,日军妄图围歼国军的作战计划全部破灭。侵华司令官冈村宁次不得不承认:随枣会战他已彻底失败。如若继续追击汤部集团军的话,他就很有可能重蹈台儿庄的覆辙,被国军反其包围之并聚而痛击,甚至歼灭。由于唐河战役一举击败了冈村部骑兵的辉煌胜利,彻底击溃了日铁壁合围泡影的最终失败。鉴于这种情况,狡诈的冈村宁次,不得不低下他伤亡过万的那颗惨败的头颅,于十二日向随枣地区日军下达了总撤退令。于此同时,李宗仁也下达了对随枣地区国军全线进攻的命令。著名的随枣会战终于取得了一个新的战略上的进攻转机。此战役值得一说的关键是,台儿庄战将池城峰部陆军第三十师八十九团,在随枣会战唐河战役中,所取得的重大攻坚防御之举,实属功不可没,千秋永垂。在抗战期间随枣会战最艰苦的阶段,唐河战役的重大胜利,无疑给南阳宛东地区的日军以沉痛的打击,极大的鼓励了全民抗战胜利的必定信念。为随枣会战的胜利赢得和创造了一定的战略转机。据历史资料记载,由于因唐河战役几经争夺,几经鏖战,几经沦陷。此战役消灭日骑兵一千余人,对日军岗村部伤亡挫败很大,使日骑兵锐气大减。因此在后来唐河县城沦陷的两天里,日军骑兵进城后到处杀人放火,并对唐河城寨进行了疯狂的杀戮和掠夺。唐河城遭到了日本鬼子空前残忍的屠杀和疯狂的报复。日本倭寇强奸妇女,残杀老幼,无恶不作,房屋被烧。一时间到处是一片被焚烧着的滚滚浓烟和恐怖的气息,肆意漫延在古老的唐河县城的河水两岸。
      据《唐河县志》记载,1939年五月(民国28年),是为孙连仲的第二集团军所属的第30军,时任台儿庄大战名将池峰城为第三十军中将军长,其下辖的第三十师发起了这场重要的唐河战役,台儿庄的勇士们经过激烈的浴血奋战,一举击败唐河城日军岗村部,攻克唐河县城。夺取了唐河县城的最后胜利。民国28年8月,第二集团军孙连仲的军部于唐河战役后迁至唐河城区。并在唐河周边区域指挥抵倭作战。次年春,国民革命军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曾在唐河城郊孟庄西河岸,对孙连仲部进行过防务检阅。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军池峰城部,于民国31年至33年驻守唐河县湖阳。期间率部历经武汉会战,随枣会战和枣宜会战。岁月流逝,勿忘先烈。时至今日,令人遗憾和感慨的是,诸多抗战英烈们其血洒唐河山岗的唐河保卫战役。其烈士后人竟然从此无法予以寻觅和追踪。我们身为唐河人对此无不予以深切的怀念和追思之痛。唐河战役抗战英烈竹林寺一高陵园墓地,由于历史上政治因素的敏感和原因等,曾一度被异常的荒废和冷落了数年之久。为了关注此唐河战役的重要战史经过,于是我们通过网上查阅后得知:抗战期间当时的中国军队,在这一区域进行的是防御性的战略,其作战目的是抵御日军对平汉线路的进攻步伐。这些抗战部队他们是在继台儿庄大战,前仆后继连续作战,又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后,一举夺取攻克唐河城的。然而,七十年多后的今天,这些被掩埋在荒岗河滩上,于九泉之下的英烈战士们,究竟来自哪里,祖籍何方?碑文有否记载,能否通过碑文及所属国军部队军籍档案线索等等,寻其后人,缅怀历史。至此略作撰文以予呼吁之声,以深切怀念那些英勇牺牲之所有的抗战英烈军民们,能够得以永远安详长眠于唐河的山岗之上。(作者:滨河办文化中心)
资料注:台儿庄大战首功者唐河战役三十军军长池峰城中将,于1955年3月16日因“历史遗留问题”不幸瘐死狱中。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 收起 理由
沙水清 + 1 感谢爆料!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唐河好人 发表于 2015-9-6 23:45:55 | 显示全部楼层
@mugua001:七十多年了,此塔毫发未损。以此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
      文笔峰周边原是荒芜之地,现在已经是繁华的休闲广场。
            1939年5月,日寇调集10万兵力从湖北襄阳一带分路向北进犯,史称随枣战役,因河南唐河、新野是主要战场,又称新唐御敌。在这次战役中,别廷芳组织7000多人奋勇参战,取得赫赫战功。
      战斗先在桐柏县打响,镇平民团在王金铎的率领下,配合孙连仲的第二集团军作战。5月8日,日军宿营黄岗寨,王金铎率民团夜袭日军,歼敌400多人。次日,民团又在十里铺与日军短兵相接,王金铎脱掉上衣,挥舞大刀带人与敌人白刃战,他虽身负重伤,但却取得了歼敌200多人的战果。当晚,民团又组织120人的敢死队,炸毁敌军坦克6辆。第二集团军和民团协力作战,最终击退敌东路军。此战过后,王金铎一时名震第五战区。
      在另一条战线上,1000多日军骑兵突袭新野,驻守毛集的内乡民团打退其第一次进攻后,被日军分割包围,战况不利,被迫突围。5月10日下午,新野县城被日军攻占。别廷芳得知消息,下令调集内乡、淅川、新野五个团的兵力反攻新野:“一定要把小日本赶出南阳!”宛西民团三军用命,第二天下午就收复了新野。
11日上午,另一路进攻唐河的日军在郝庄遭到内乡吴定远团阻击,双方激战三小时,日军放弃郝庄转进张店,第二天由张店进攻唐河县城,行至西大岗时,第二集团军89团与唐河民团常备队依托有利地形对其进行猛烈抵抗。日军数十门大炮轰击,以10辆坦克开道,1000多骑兵冲锋,但多次被打退。其后,日军出动10多架飞机轰炸守军阵地及唐河县城,轰炸区域波及20里外的源潭镇,为部队运送粮食弹药的牛车被炸毁200多辆,民众死伤无数。
由于日军火力强大,最终于13日攻占唐河县城。当天下午,第二集团军30师和宛西的三个民团就集结到了唐河县城周围,别廷芳派人化装入城,摸清了日军驻防情况。第二天凌晨,30师和民团的数十门大炮齐鸣,一发发炮弹直落日军营地,一时大地震颤,火光冲天。30师和民团从不同方向攻打县城,经过四小时激战,日军伤亡惨重,被迫南撤,唐河县城即告收复。
      新唐御敌时间不长,但战斗十分激烈,共歼灭日军3000多人,打死战马千余匹,摧毁日军坦克25辆,俘虏120人,其中官佐3人。
      战役结束后,宛西民团名扬全国,蒋介石将别廷芳由少将提拔为中将,授予他陆海空一级勋章。半个多月后,国X党元老张继带团来宛西慰问,在西峡口开庆功会。别廷芳将缴获的汽车等战利品排列在会场周围,将俘虏的120名日军拴在会场旁边的大树上。会场上彩旗飘扬,民情激昂,而会场旁被俘日军个个缩颈低头,两相对照,令人大觉解恨。
第二年别廷芳去世,蒋介石、李宗仁、孙科、林森等头面人物都发来挽联吊唁,使他极尽哀荣,就是因为有这场战役。宛西各县随即召开祭灵大会,将烈士遗体一一送回家乡安葬。内乡在西峡口设忠义祠,将战斗中牺牲的249名烈士刻石留名。

      1940年5月4日,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中将下达命令,要该军第三师团"迅速攻占沘源(1923年改为唐河县)一带"企图与安陆方面的日军第十三师团形成两翼包围之势,以击溃随(州)枣(阳)附近的中国守军;午后,日军派32架飞机沿信(阳)南(阳)公路飞临唐河县城,进行猛烈轰炸,投放重型炸弹达100余枚,平均不足100平方米就有一枚,顿时城内一片哭叫声。西关受害最重,有700余间房屋被炸毁,死亡100余人;城西一华里处死亡60余人,有100余间房屋被毁,炸死牲畜80余头。在大十字口经营杂货业的殷国胜,听到空袭警报,抱着帐本往南跑,被炸死在陈刺林里,炸出的肠子挂在一丈多高的树梢上,一位姓王的医生,躲在教场的防空洞内,因洞里人多,头在洞内,下肢在洞外,也被炸死。城关姓杨的一家7口全部被炸死。当日夜,日军第三师团步兵第六联队(联队长川误保雄大佐)进入唐河县境。次日,在唐河北岸小河上村搜查时发现村外一茅庵和河岸上两个地洞内藏有逃难的群众,先把李保奎全家从洞里拉出来,将他3岁的儿子玉明用刺刀挑了个过,踢下深沟,又把李保奎夫妇俩和女儿桂荣刺死。洞内一同被害的还有李九经、李老五等10多人。有一个叫李文乡的,赤手与日军搏斗,被扎了12刀死去,后据战灾伤亡损失统计,共炸死188人,伤384人,财产损失达1200多万元。

      当年日军是以公路为标志袭击的,具体目标是老城区,也就是西河到新春口这一段。据资料记载,日本飞机是将泗州塔作参照物开始攻击,后来发现码头两边都有人,就轮番轰炸扫射。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 收起 理由
沙水清 + 1 感谢爆料!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沙水清 发表于 2015-9-4 06: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后心情沉重,一位对国家有功的人员就因为”历史遗留问题“而死于狱中,这是一个悲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泗洲八少 发表于 2015-9-4 09: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估计很难找到原籍,留下名字的已经算幸运了,很多人死后连个名字都没留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西岗居士 发表于 2015-9-4 13: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牢记英烈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lyssis 发表于 2015-9-5 00: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这个碑现在在哪里? 有这个碑的照片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沙水清 发表于 2015-9-5 05: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ulyssis 发表于 2015-9-5 00:03
请问这个碑现在在哪里? 有这个碑的照片吗?

楼主在文章开始就说了,在唐河一中操场西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龙在唐河 发表于 2015-9-5 07: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牢记历史,缅怀英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41967415 发表于 2015-9-5 08:56: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碑啊,我以前在一中上学时看到过。当时好像在唐中后门外边,大操场西南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xiaofeng 发表于 2015-9-5 08: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心酸,政治也不能抹杀抗日英烈的功绩。政府应重新为这些英雄们立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urenjia 发表于 2015-9-6 08: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上的提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西岗居士 发表于 2015-9-6 16: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政府在干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温柔刀 发表于 2015-9-7 21: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唐河好人 发表于 2015-9-6 23:45
@mugua001:七十多年了,此塔毫发未损。以此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
      文笔峰周边原是荒芜之地,现在已 ...

当年我奶奶,小日本的飞机一来她们就藏在泗州塔里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温柔刀 发表于 2015-9-7 21: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到我们唐河侵略的小日本军队中,有一大部分是朝鲜人。我奶奶曾经跟说小日本的飞机一来,她们就赶紧藏到泗州塔里面,小日本当年没炸着弹药库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 收起 理由
唐河好人 + 2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西岗居士 发表于 2016-11-6 14: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忘恩负义的人都当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唐河唐网 Powered by www.t037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