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881|回复: 0

哲学大师冯友兰逸事

[复制链接]
祁河之源 发表于 2015-8-22 17: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哲学大师冯友兰逸事
⊙枯泉

幼童洪山斗洋人

一九0四年,冯友兰九岁,其父冯台异,受两湖总督张之洞的委派,前往武昌方言学堂(外语学校)出任会计庶务委员,冯友兰兄妹三人随母去武昌后,在黄土坡安家。
由于黄土坡离洪山不远,友兰经常去玩,有一次在洪山碰见一个洋人,带着一条西德狼狗。这条狗见生人都咬,友兰的腿被它咬了一口,虽无大伤,但幼年的友兰还是去找那个洋人论理,那个洋人见了友兰,以为小孩子好欺,就顺手掏出几毛钱,想开脱,但友兰坚决不要,并说:“你的狗咬人,不陪礼道歉,想用几毛钱开脱,这是不行的!我警告你,你的狗不许乱咬人!”那个洋人只得点头称“是”,并说:“中国的小孩,真难对付!”友兰以他的实际行动,为中国人伸张了志气,受到了围观众人的称赞。

还是叫我书童好

一九0九年,冯友兰随母亲在唐河读书时,有一个要好的同学叫楚冠卿,当时,友兰十四岁,小楚冠卿八岁悬殊,但二人哥弟相称,不分彼此。直到友兰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求学时,二人才分手。
友兰在美国获博士学位回国在清华大学任教时,楚冠卿带着儿子楚有义去看望友兰。当楚冠卿叫友兰冯先生时,友兰赶快拦着说:“冠卿,别这样叫,还是叫我书童好。”
“这......”
“你忘啦,咱在竹林寺(注)上学时,我还给你倒过便壶呢。那时你叫我书童,我说倒便壶是书童的事。”
从此,友兰与冠卿又回到了学生时代的友情中,共同进行学术研讨多年,并合着有《伦理与哲学》一书。

                  归途旅店寻父墨

一九一一年秋,辛亥革命暴发后,清政府惊惶失措,派兵镇压,整个中国都震动了,各学校的学生都纷纷乘马车回家,十六岁的冯友兰伙同其大哥、二哥自开封中州公学乘马车回家。
行至汝坟桥,投宿一家客店,墙上题满了诗。友兰听说其父在汝坟桥一家店内的墙上写有几首诗,当时有很多人传咏,他就在投宿的店内墙上寻找,事有凑巧,他的父亲果然就是在这家客店里投宿,没费多大的周折就找到了父亲所题的壁诗,共六首:
                       一
                 
记得新春话别时,临歧温存挽征衣;
         曾闻天上玉堂好,莫为思侬愿早归!
                       二
           文场一战竟抛戈,知尔同声唤奈何;                 
料得相逢应慰籍,妾家簿命累郎多。
                       三
        苦教夫婿觅封侯,柳色青青怕上楼;
        谁料天涯仍落拓,相逢莫问黑貂裘。
                       四
        珠玑才调今年华,久别尚知初念差。
        一掬临风相思泪。而今应长海棠花。
                       五
        年来事事不如人,惯逐群仙步后尘。
        才藻如卿堪第一,奈何偏现女儿身。
                      六
        萱堂辞罢感长征,晨馐夕膳代奉迎。
        归去慈帏仍健羡,晚装台下谢卿卿。
冯友兰的父亲冯台异,于清光绪已丑年中举人,到戊戌年考中进士,这些诗都是已丑年至戊戌年间会试落第回家途中,经汝坟桥投宿时,在客店里写的。

                      偏走小门

四十年代,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回唐河祁仪镇探亲,马车行至镇北十三里大树李地界时,便下了马车,步行回到家里。
冯友兰,早年留学美国,曾是蒋介石的座上客,解放后受毛泽东的多次召见。他是祁仪人民的骄傲。乡亲们听说博士回来,接他的人有几百号,一直接到镇北三里多远的天台号村。可是,盼到马车到跟前时,却不见友兰的面。车夫告诉大家说:“友兰早从东小门进街了。”
友兰二十多年没回来,回来后连个面也不能见,乡亲们大感失望。然而,友兰并不让大家失望,他回来后,礼贤下士,逐家挨户地登门拜访,使乡亲们很感动:那天真不该怪罪他。

                    不见县令

一九四四年冬,享誉一方的才华淑女冯友兰先生的母亲吴清芝病逝于唐河祁仪镇。在此之前,老夫人虽已身染疾患,但惟恐扰于子女教务,不让其归里控望,当友兰及景兰、叔兰(沅君)兄妹惊悉母亲病危返籍时,老夫人已谢世匝月。虽然母亲已谢世,友兰兄妹仍是设灵堂守孝七天,以尽儿女之孝,乡里亲邻上门悼孝拜望者必叩礼相迎。一日,当时的唐河县令傅明信带领一干衙役,抬着贵重礼品也来悼孝老夫人,冯友兰听到通报,知是穷苦百姓父母官驾到,立即吩咐家人,灵堂铺上红毡,隆重迎接父母官,他兄弟二人也早已在灵旁跪下,等着还礼了。可是,傅明信进屋后不等红毡揭去,就跪在红毡上叩起头来。友兰兄弟一见,起身回了内房,再也不见傅明信。
傅明信本来想借这次机会巴结靠近冯氏兄妹,不料想却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没趣,连饭也没吃就夹着尾巴逃走了。
事后,乡亲们问友兰为啥不见傅县长,友兰说:“做为一县之长,连最起码的礼仪规矩都不懂,咋能当好父母官?”  
   
     

呆若木鸡

抗战初期,几位清华教授从长沙往昆明,途经镇南关,当时司机通知大家,不要把手放在窗外,要过城门了。别人很快照办,只有冯友兰在考虑为什么手不能放在窗外,放在窗外和不放在窗外的区别是什么,其普遍意义和特殊意义是什么。还没考虑完,手臂已经碰触城墙而骨折了。还没考虑完,手臂已经碰触城墙而骨折了。
这么普通的一件事,并不是说明冯友兰先生真的“呆若木鸡”。而是说明冯先生一生爱思索,他那时正是因为在思索,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后果。若非如此,也就不是哲学大家冯友兰了。

坐在饺子盘上了

文革期间,冯友兰家的房子多被人占,一家人都挤在一个小屋子里。有一天家里包饺子改善生活。煮饺子的时候,一盘饺子找不到了,后来找了半天,是冯友兰坐在这盘饺子上了,而他一点都不觉得,因为他满脑子都在思考着哲学的问题。

柏拉图的故事

冯友兰讲过一个柏拉图买面包的故事,说柏拉图有一次差人去买面包,店老板说,讲抽象的柏拉图买面包吗?我们店里只有这个面包、那个面包,没有抽象的“面包”。于是柏拉图饿死了。
因为,冯友兰讲的是抽象的哲学。

蒋介石流泪

1943年,冯友兰以西南联合大学区党部的名义,执笔起草致蒋介石的信函,要求政府为收拾人心而开放政权,实行立宪。蒋本人当时看了信后的反应则是“为之动容,为之泪下”,并表示愿意实行立宪。在1945年5月,国民党全国第六次代表大会上,冯友兰被选为大会主席成员,蒋介石宴请他吃饭,并亲自许诺已内定为中央委员,冯友兰则以“一当了中委,就不好对青年人讲话了”为由,婉言谢绝。国民党政府垮台前夕,冯友兰拒绝搭机南下去台湾,并以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的身份,竭诚迎来了共产党。

拒绝加薪

1942年,昆明物价飞涨,当时的教育管理部门提出要给西南联大担任行政职务的教授们特别办公费,这应该说是需要的,但是他们拒绝了。也有一封信,是这样写的:
盖同人等献身教育,原以研究学术启迪后进为天职,于教课之外肩负一部分行政责任,亦视为当然之义务,并不希冀任何权力……此为未便接受特别办公费者一也;且际兹非常时期,从事教育者无不艰苦备尝……倘只瞻顾行政人员,恐失均平之谊,且令受之者无以对其同事。此未便接受特别办公费者二也……
冯友兰执笔写信之后,紧随其后有张奚若、罗常培等25人签名,每个名字都如雷贯耳。他们当时担任各院院长、系主任等行政职务,付出了许多劳动,却不肯领取分文补贴。这一举动,取“献身教育”之大义,舍“任何权力”之小利;宁“同尝甘苦共体艰危”,不“失均平之谊”。冯友兰先生的女儿宗璞曾说:“有这样高水平的知识群体,怎么能办不好一所学校。”宗璞先生激赏的“高水平”,当不只是学识之高,而是境界之高。

撰挽妻联

1977年10月3日,冯友兰的妻子任载坤撒手西归,冯友兰作挽联送别妻子:
  在昔相追随,同患难,共安乐,期颐望齐眉,黄泉碧落汝先去;
  从今无牵挂,断名缰,破利锁,俯仰俱不愧,海阔天空我自飞。
“期颐”,称百岁之人。“齐眉”,比喻夫妻相敬相爱终生。“碧落”,谓天空。上联写夫妻情深谊厚,相敬如宾,至老不渝,令人敬羡。下联写作者老来失伴而不灰心,却雄心备增,更令崇敬。全联语言流畅、自然,可谓佳构。

对拒绝宴请的理解

梁漱溟与冯友兰是老同学。冯友兰九十华诞,设家宴请任继愈、张岱年、李泽厚等名人参加,也请了梁漱溟。梁不但没有赴宴,还给冯写了一封措词非常另类的信,大意是北大旧人惟我二人存矣,应当会晤,只因足下曾谄媚江青,故不愿来参加寿宴,而且信上竟无上款。
冯友兰当时的理解是,“窥其意,盖不欲有所称谓也”,也就是说,他不愿称冯友兰为“老同学”或者“老朋友”,耻与为友,故不提上款。冯友兰虽然觉得羞辱,仍对梁漱溟的耿直深感敬佩,随复函说:“非敢有憾于左右,来书直率坦白,甚为感动,以为虽古之遗直不能过也。”
这就是一个哲学家的风范和胸怀。

  注:(竹林寺:地名。即现在的河南省唐河一高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唐河唐网 Powered by www.t037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