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005|回复: 9

唐河,一个濒临失去的港湾

[复制链接]
泗洲八少 发表于 2015-4-28 21:0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伏牛猎人

俗话说,唐河有座塔,离天一丈八,悠悠的传说,渺渺的神话。红沙河里水,飞出了几只鸭,冲到南泉里,变成了金蛤蟆。记忆的童年里,恍惚还记得曾经和大一点的孩儿们一起,来到宝塔旁的红沙河边儿时常玩耍的时光。仰望那巍巍的塔顶,没有人能够知道,塔的顶点上到底有多么神奇的宝贝。当时的塔底留有洞穴,可随意进出。钻到塔内里面黑咕隆咚的,总想张望一下塔洞里,到底有多大神秘,虽说那时俺胆儿小,出于好奇,也想鼓着劲儿学着旁人一样,摸着脚蹬窝往上爬,可爬不了两级就不敢往上蹬了,隐约摸到一个大脚往下下,不由慌得我赶紧下来,生怕掉进幽暗的深井里。旁边的红沙河里好看的荷花和密密麻麻的水菱角,摘着扎手拿着好玩。现在的记忆,与周边一切的景象已变得越来越模糊了。那年部队接兵,愚者就是从这条红沙河的桥上走出去的学生娃。然而,今已昔非,时过境迁,唯有这些顺口溜儿的流传至今不曾忘却。我们不妨顺着这个传说中的影子顺河寻觅和延伸···

朋友,你平时里,如若休闲的从家里出来,往往多是来到河边漫步游玩的时光多些,可是如果你能在高空中俯瞰遥远的唐河的话,我们无法想象她的原始的貌美,只有是品着虚拟的一羽翅膀去琢磨,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应该是三条清晰蜿蜒的长线,在环绕着美丽的宝塔和文笔峰。这三条线,一条是来自发源于方城境内的七峰山,流经沘源汇入唐河,一条是来自桐淮,石柱山清水河的山水,经上屯,郭滩,汇入唐河,尔后向南抵达汉水。一条是从西面弯弯而来的桐河嘴。在这样一个粗略的轮廓的包裹下,我们仿佛看到的就是一个貌似舟船地形的清明上河之船地,因为古老的地名依然存在着并且可以点缀勾画说明,他深藏与内在的永久之魅力,泗洲寺塔,红沙河水,竹林晚翠,沘桥飞雪,石柱擎天,追虎鞭,飞来土···以及其分布的池塘石桥等等,诸以验证这块版图的恢弘。当然这一切几乎,已是正在还早已失去的地貌,然而,这些仍然无不彰显着她古老而经久不衰的地域文化的品味。近期,有位作家把唐河称之为唐河水十八弯著书描述,内容大概也是来自这个苦恋着的母亲河的缘由。古老的唐河,倘若因你失去了河流,失去了冈峦,那么,你的这片船地不就是个虚无的外壳了吗。有人曾大胆设想重注河水,畅通汉水,最起码交通多便,汉阳的大米可以北上,平顶山的燃煤可以在原有的港湾登陆唐河。岂不是既节能又节源,不亦悦乎也。如以愚见,倘能开辟一条新的河道风景线,扬帆汉江,无所不可。因为我们的老祖先说不准就是一个好的渔夫好的舵手,古老的唐河港湾的精神和风貌,在他们的身上依然可以重新释放并为之蓬勃焕发,再展传扬。由此,从这段原始的风景带中,从史料及民间的说法中,不难看出,唐河的过去,具有类似小江南的村域风情之景观的。而其绝妙的建置也与独有的风水地脉相关联系着的。由此,我们可以想象,如果竹林寺追虎鞭一带拟为唐河港湾龙船上的龙头的话,那么南北泉,桐河嘴就好似这个舟船腰间上的摇橹一般,南,北两泉就像两个奋力的孪生兄弟,在这弯弯的桐河嘴湾日夜耕作,川流不息。

先说这两泓原始的姊妹泉。唐河自古以来,西寨外从北至南相连着老城区有,竹林寺,北泉,码头,南泉,老桥,三夹河等沿河名胜景观,如果从五里河沿着凤山岗走到鹅步口(老红山头往南约三里地)渡口的话,那么连绵约有十来里地的巍然壮观的浓郁山岗上的天然风景带。就像是一条俯卧在这黄泥岗上的长龙一样,依然守护在唐河的高岸。就在这个人们常说的西大岗上,据县志记载,曾是国军一部将士为抗战献身的狙击地。解放后,这里入驻的留守部队为33768部队的团部。每到夏日的夜晚,爬到岗上,在小树林中枕着荒草间的料姜石,观看团部放映老电影的日子,已一去不回返了。对岸老大桥北边,依稀可以远望到围绕在草丛间的南泉,从桥上下来,走上不远就能听见哗哗的流水声,而身边的河水一直是静悠悠的南流,纵然75年涨大水,几乎淹没了桥孔它也不曾咆哮过。现在在南泉的东坡上颇为陡峭的的老寨门的石桥面上,仍然可以看出,寨门两旁的石门遗迹,诉说着古老的故事,如若从老码头的江踩坡处去垂钓的话,那种感觉就又不一样了。而自古以来,码头上的老春来茶馆的用水,以及城区居民们的用水,都是用肩膀上的水挑一挑挑在南泉担出来的。南北泉有记载也有很多传说,这两洌涓涓细流晶莹而剔透,一洌甘甜而细润,一洌苦涩而清澈。北泉,就在唐中第一高中西河沿的一个地方,河水上涨时,可将其淹没。传说中的北泉苦涩难饮,苦味异常也许是因竹林寺隐僧的苦度之地的缘由所为。也许更为添加了人们对南泉神秘的向往和倾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泗洲八少 发表于 2015-4-28 21: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我们看到的南泉,就是在具有标志性的唐河老大桥北边东岸不远。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南泉流量忽增忽减,四周邻里曾多次掏滤,不曾断流。九十年代有关检测,尚可饮之,且失原品。与纯净矿泉水的比率不符。估约地下水源变异。然而无论你在何处,只要回到故里,捧上一泓清溪的泉水的话,依然还能找回昔日如甘的回味和感觉。即使北泉苦涩消亡,也似乎在提醒着身边的人们再次痛悔和反省的深刻寓意。往日的南泉这儿白天打水,洗衣忙。每到月牙弯弯的炎夏,南泉的夜晚,则更加迷人,你如伸手拧上一截好玩的柳笛,面对皓洁的月儿,甚至手里还拿着一本好看的小人书儿,偶尔“嘀嘀”两声,那就别提多爽啦。再后来,女人们觉得这是她们一天当中离不开的宝地一样,到了晚上便成了是驱赶男人们的禁地。想洗澡的娃儿们,都被撵走,躲在桥下的石板上,玩耍着打卜屯和水仗,两处泡澡,互不干涉。那个时候挖沙船机尙还没有出现,就是深潭也很少的,河边有大片的金沙滩,所以很少听说有过溺水的事情发生的,每逢初春的河边浅滩,看着孩童匍匐在金黄的沙滩上翻来覆去的模样很是逗乐,只见大人们牵着手里的风筝,光着脚丫在逗着孩童奔跑,嬉戏。深水处,河里的渔人踩踏着他那不停摇摆着的小鹰船,逍遥粗犷,渔歌嘹亮。鱼鹰在河水间,上下翻飞,如蛟出没。好一幅如梦如幻,水**融,无拘惬意,十分洒脱的水墨之景色。 ···


以往关于南泉的说法,在唐河风物传说上有杜家泉一说。一次在唠嗑闲聊间,我却听到南泉边儿的人们相传着另外一个有趣的故事:很久很久的时候,河水水深浪急,忽一日,雨住水消,这里形成了一汪稀奇的滩窝。在这草芽茂密的水潭里,自由的游玩着珍珠般的小蝌蝌,···,有一个路过的放羊娃,口干难忍,把头扎在潭里,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当他捧起喝饱的肚肚儿,一下子傻眼了,只见潭里的深处,清幽晶透,一株神奇的水草正伸着脖子往上冒,当它露出潭池的当儿一下子被惊呆了,原来还有两只可爱的小金银蛤蟆,一前一后,围绕着这颗硕大的甜菜牙根在不停地旋转。出于好奇牧羊娃,伸手想抓住这对好玩的金银蛤蟆儿,可总也抓不到,情急之下,竟然把那个甜菜牙根儿连根拔在手里。两对金银蛤蟆也忽的没了影子,泉眼却嘟嘟的冒了出来。此时,放羊娃忽然对着手里的草儿大哭起来,小草呀小草,俺放的一群羊儿被大水冲走啦,找的俺是又饥又饿呀,你看怎么办呀?只听,小草说,那你就把俺吃了充饥吧,还真的,放羊娃把这颗甜菜牙根果真吃了后,不由轻飘飘的飞了起来。小草竟然化作一只仙鹤把放羊娃带到很远,成了云游大仙,不再受苦受难。后来为了感恩南泉的救命之恩,放牛娃又骑着仙鹤飞回来栖息在这里。日子久了,仙鹤就变成了一座神奇的蛤蟆池,与南泉儿日夜相伴,金,银蛤蟆就又高兴的游了回来。于是它们就在这个清幽的池里安营驻扎生活下来,养育着自己的小鱼儿,小蝌蝌。如若下雨了便可听到它的鸣叫,如若天晴时尽可看它游耍。着实一个难能的晴雨表,观景台。从此河水不再上涨,小河也变得温顺了起来,泉水也愈加清澈甘甜···。根据这些传说,可以想象我们的祖辈在这里与南泉相依相伴的日子,是结缘与情浓于水的这样一种无限深厚的水乳情结。


可令人非常遗憾的是,南北两泉这个以往曾与人们息息相关的地方,竟会因为环境的改变而逐渐被人们所冷落,北泉竟暗淡干枯地消失了,南泉附近已被污染不堪,原始的蛤蟆池,已经面目全非。就在这个北泉的竹林河畔,曾是我上学读书时的一个极好的地方,在这里,高大茂密的树林曾给予我精神的庇护和刻读的启迪,离校多年甚为难忘。而尤为可叹的是母校内外原有的大殿和景象,皆以不复。前年有一次上网,在大河村的网页游览,我无意间看到一则关于竹林寺竹子是否被砍伐的消息,关注者竟是来自新加坡的华侨撰文,并且也看到有关回复说,当时只是校园与其整修竹林枯枝所由。这一对竹林寺关注度的咨文,让我格外惊奇,因此颇有印象。然而,对这泓北泉究竟是从什么时候消失了的并无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泗洲八少 发表于 2015-4-28 21: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朋友,当你遇到生活中烦闷不快时,甚至是一往情深般追忆起你的童年的时候,你会禁不住信步漫游在这个小河的深丛,小鸟惊起的河湾,来到南泉的身傍,不由凝望着这片润湿的土壤。一个留有青苔的拱形井墙和毁坏的大缺口子,站在这熟悉的一条大石板上,伸出你的双手捧着凉丝丝的的泉水,无形中,不知是它给了你一种怎样的莫名的说不出的安慰和无拘的放松,让你铭心难忘,童心归来。在这片磨光的石板和泉台下面的青苔上,我们仿佛看到了娇柔的女人们,只见她们挥着手里的洗衣棒,“噼叭”作响,荡漾在回响的河畔。此时,站在远处偷看姑娘洗衣的一群小伙们还时不时传来阵阵的笑声。牧羊的老人在蛤蟆池上悠闲的噙着他抖动着的旱烟袋儿。记忆中的泉眼滋润源,难道你藏着个多少解不开的故事,我不得而知。于是我只有这样静静的,呆呆的望着你潺潺的从我心底流走···。当你站在竹林寺的河岸,两岸风光美不胜收。远望横跨两岸的唐河老大桥,她依然风雨沧桑,风韵无限 。咱们就说这记忆中的桐河嘴儿,它就像一个天然的月亮湾,过往的日子里,我时常在这儿的对岸漫步晨练,可惜木有留下那里昔日的风景拍照。北湾,向东这一带叫桐河嘴吧,听说最近有些迁移方面的风波。这儿的确不能再胡折腾啦,原来有好多小鸟栖息在这,风景很不错的。自打新桥建起,小鸟不再飞来,珍稀的野禽了无踪影,灰沙铺天盖地,美丽且迷人的原生态皆以消失。我们难道不能恳望一下这些设计者们,能否几多关照一下我们曾经相依为命的爱河吗。


我们已经看到。这些年来唐河的县域的确是发展飞速,铺路,建铁,高速,“大唐中央”,“雅典田园”···,可真正有益的大项有几款。短短的几年间,已几乎肢解和吃掉一座美丽的凤山,其实那也是有价的抗战的纪念地。悠久的码头和港湾已被挖掉一条河沙,这珍贵的原生态,山,水,河,沙,黄胶泥,料姜石,已近灰飞烟灭。在后,南泉,桐河嘴,鹅步口,五里河,多灾多难兮。黄胶泥,料姜石,凤山岗,唐河水,这些都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贵,------ 资源呀。尽人皆知,人家南阳靠的是独山玉,西峡玩的是恐龙蛋,桐柏是玩的老苏区的山水,社旗喝的是老赊店,难道我们只能仅仅靠着唯有的平面设计,贸然而行吗?为什么且不去腾下手来,发挥些地方的有价的即将要消失了的原生态的资源优势不成吗?临近的襄樊我们南阳无法赶超,枣阳的吴店镇白水村超过一个县域的发展,我想多年以前,他们在自然资源方面毕竟是下了些真功夫的,而不是颠覆性的盲目入流,背篙撵船。上世纪的县医院,化肥厂,最初排污不力,导致把河水污染。而西河老码头,更是命运多桀,虽说二战中遭遇了日机的狂轰滥炸,解放以后,依然得不到良好的保护,上百级的江踩坡被无情的覆盖与地下。老码头这昔日的辉煌,随着河水的干枯,帆船的迁徙,远离港湾。甚至石柱山著名的大河沟风景区,也在其铿锵的挖掘机的隆隆声中,失去了过多的原生态貌。这一点我们可以请教附近山人们,对打造的景区前后变化的悬殊和差异中得知。我们曾经在迷乱的年代里挥起狂热的莽拳砸烂过所谓的什么封,资,修的膜拜的老古董,可是我们的本土特有的特质的人文地貌的生命内涵,谁欲摧毁之,谁能淹没了?!我们不难想象,我们现行实施和遵循的无疑,应该是颇具地域文化优势,民生立意发展以及人文科学方面的远景方略,一定是站在一个地方的百年基业,千秋福祉这个高度去审视,描绘,而不是一味的短时效应,红利驱使。据悉,近期国家将专项拟文出台有关商品房开发的,反暴利的规范条款。而在在景区开发方面无疑亦有相关的生态遵循的模式。近来,据网友介绍说:今年万家园将投资5个亿的拟向,在唐河1桥和4桥之间,打造“唐河外滩”这一综合性的远景规划 。其实,在这片大开发层面上的处女地上,尤为适宜恢复唐河传说中的八大八小等诸多景观。而让我们看好的凤山地质博物馆,就像个孤零零的方块蛋糕似地,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滑稽之感。被两条干道无情的隔离。其它布局的两个场馆,为什么不去迁徙在它固有的乡里,而是一味的追求在这片湿地河湾上的摆设作秀,这似乎与其本有的文化内涵有些风马牛不相及的感觉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泗洲八少 发表于 2015-4-28 21: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往事太多遗憾,暮然回首灯火阑珊。有人说,发展必然付出代价,有时代价让人痛心,但发展本身没有错的,错的只有人为的过多的泛滥,由此继续导致著名泗洲寺塔旁边的红沙河那样的效应,用来发生在,把老几代喝的南泉水身上的厄运重复?!以后祈愿不再发生。唐河沘水,如果远离生态的防伪,我们宁愿,寻觅重返昔日河湾的原生态貌,去倾听一下自然里的真挚流露以及河泉的低吟之声。想到这些,我们不妨看看社旗的山陕会馆,古店一条街是怎么作为的。再说开封吧,还是老城墙,老古塔,老汴京,老外到中国还是上长城游览,因为他们在摩天楼里面的厌倦变态后,出来,就想换一换新的视觉。当然,大力兴办复原诸如菩提寺的仿古设想以及其它诸项构划,与其恢复毁遗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话题,面对周边的强势发展,并不是说我们仍还停留在老路子上裹着小脚慢半拍的缓缓不前,倘若,再去依赖和榨取老祖宗们留下的那些固有的仅有的那点老老本儿,是远远不够,难解为穷所困的燃眉之急的。发展无疑是个硬道理,但也需要良好的契机,那么,发展则更需要尊重一方的人文的自然科学。假如能把一个地方的人文的观念和意识摆正提高的话,这一点,比树立几座高楼大厦有价,这一点,在我所接触到的众多的网友爱心志愿者们,他们的觉悟和意识都比我们要超前许多的。因为他们会不拘小节的植一棵树,捐一份爱心。甚至这些古文化的遗迹,来源都比我们要关注和了解的多。以往的机遇和过失,多从我们的身边悄悄溜走,我们可以由此警觉和防患于未然,避免历史的灾难再次重演。在这个具有屈家岭,寨茨冈古文化遗址的土地上,在唐河这个古遗迹斑斑疮痍的古文物文化的土地之下,我们不妨伸出呵护的双手多一些关爱吧。姚雪垠的《李自成》写火了赊店老酒,八一厂打制的《青年冯友兰》,能不能在他的家乡重振文化的山风,擎举石柱山山文化的鼎力巨作,让我们以真诚的期盼迎接这新的一天新的黎明到来。希望我们唐河的明天会更美好!

伏牛猎夫 草于唐河东岸2011·5·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晴天暖暖 发表于 2015-4-28 21:11: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赞了,怀念小时候的所以风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泗洲八少 发表于 2015-4-28 21:4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泗洲八少 于 2015-4-28 21:52 编辑

即将消失的唐河南泉与蛤蟆石图片
http://www.t0377.com/thread-12399-1.html
(出处: 唐河唐网)

【图】唐河南泉的传说 - 杜家泉
http://www.t0377.com/thread-3417-1.html
(出处: 唐河唐网)

七律 南泉,对“悬崖”《漫话南泉之危》回答
http://www.t0377.com/thread-18079-1.html
(出处: 唐河唐网)

南泉祭------缅怀那逝去的昨天
http://www.t0377.com/thread-19594-1.html
(出处: 唐河唐网)

消失的唐河南泉
http://www.t0377.com/thread-27644-1.html
(出处: 唐河唐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西岗居士 发表于 2015-4-29 06: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要毁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唐河好人 发表于 2015-4-29 09:0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怀念小时候嬉戏玩耍的金沙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西岗居士 发表于 2015-5-2 16: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唐河,不知道该从那里爱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41967415 发表于 2015-5-3 10:5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知道的还真不少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唐河唐网 Powered by www.t037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