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382|回复: 32

记忆中俺家乡那些陈年旧事之十五------奇特的出土文物展

[复制链接]
老顽童fz 发表于 2015-4-17 13: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祁仪办过一次出土文物展。时间一九五六年秋,地点在冯友兰故居,当时区公所所在地。展品摆了几个房间<具体几个房间已记不清>。这是在一个特殊年代、特殊地点、特殊环境、特殊方式的文物展览会。
说它特殊,是因为一九五六年农民走上了农业集体化的道路,政府就利用冬闲组织男女劳动力,离家奔赴各地兴修水利。记得俺那一带水库和灌溉渠道,都是在那个时期兴修。后来还在农田里,每二百米就打一口水井。可惜不知什么原因,都半途而废,留下几丈深的水坑,成为夏天大人小孩洗澡的好去处。

也就在这个时期,不断传出,某某村挖井时或某某水库工地,挖出了金银珠宝。那时人都很老实,挖出的东西都如数上交给生产队,生产队又马上上交区里。

我不清楚区里为什么要办这个文物展?那可是阶级斗争要天天讲的年代,而且是处于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办这个文物展的决策者要担负一定的政治风险。因为那时人们没有文物这个概念,否则也不会把文物作为四旧、封资修的东西遭砸毁破坏。显而易见,主办者的初衷是否是向全区老百姓有个交待,区里共收到多少件金银珠宝,展出来让大家见证。决对不会象现在的一方领导,若本地区挖出什么文物,会立刻宣扬,邀请文物专家论证其价值,为发展旅游业提供依据。

我记得当时区里传出要办出土文物展览,轰动了整个祁仪区。只要现在年龄在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会有印象。因展览的时间比较长,上街赶集的人都会跑去看。学校还组织学生参观。

所谓的文物展览,只不过在几个房间里摆上条桌,把出土文物按体枳大小,整整齐齐的摆在桌子上。没有讲解员,没有任何展品说明书和牌卡,没有用漂亮的玻璃罩把实物罩起来,更看不到保安。每件展品就直接放在条桌上,可以近距离的观看。

在我的记忆中,展品主要是金银首饰、珍珠、玉器、古钱币、佩剑、瓷器、陶器和各种型状的三个脚的酒器皿。还有一个房间展出了几大段乌亮的黑木头,还很粗,就象大树一样,有人还自作聪明向人介绍说,这种黑木头再过若干年就会变成煤。其实是阴沉木,又叫乌木,放现在还是很值钱的。但人们对展出的是什么文物,什么年代,有什么价值,可以说都不懂。站在宝贝面前不识宝,甚至有的人还大声讥笑,这些破铜烂铁,有什么用?参观的人只对条桌上摆着各种形状的金块,感兴趣。

俺祁仪地下有文物并不奇怪。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地方特色唐河,古城新韵”的博客介绍说,,祁仪距今已有3000余年的文明史,古为申、谢、唐、蓼国属地,商代的谢城遗址和许河的“屈家岭文化”记载了她的远古文明”。到了东汉时期, 湖阳是刘秀建立霸业的基地,二十八宿将中的马武、陈朋、马茂、武谭等皆为湖阳人。在俺祁仪贾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农民在犁地时,发现了一个已被平为平地的汉墓,挖出了一把宝剑,上面刻有二十八宿将领杜茂的名字,当地杜姓说是他们的先祖,还在原地重修了一座杜茂的坟,供附近杜姓子孙祭拜。离祁仪东面二里地有个冢子坡,是很有代表性的汉墓,堆积的土丘比成都刘备墓还高大,一般家庭是没有能力搞这么大的墓葬。可惜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被盗挖了,至今也不知是汉代谁的墓。

据介绍,唐河在商代就建有谢国的城池,东汉刘秀又是从湖阳走出,他的妹妹又下嫁湖阳,在俺那里民间盛传二十八宿的故事,说明在东汉时期唐河已经是具有一定影响的地方。祁仪能在兴修水利中出土大量的文物,同当年唐河繁荣的经济与政治地位有一定的关系.

  另外从祁仪地理位置看,祁仪紧靠桐柏山余脉西麓,豫鄂两省交界处,象抗战时挖的贯通南北的战壕就是在古驿道上挖的。千百年来历次战乱中,俺祁仪可能又成为避免战乱的安全港。为什么至今在石柱山附近岳庄后山上还遗留完整的石砌寨墙,寨内仍保存大量整齐的断避残垣的石屋?而在祁仪西南方约十多里的马武山,至今仍可看到雄伟的古城墙,我认为这些都是为躲避战乱的藏身之地。也因为战乱,人们在逃难时把金银珠宝贵重物品埋在地下,后来因病或在逃难中死去以及其它原因,不能再回到原地,埋在地下的东西就永远留下来了。

俺祁仪地下肯定还有不被人所知的文物,我小时就听说在俺附近的一个村庄,掌鞭在早上犁地时,发现地中间犁出一个小空洞,他用鞭杆子去通通,发现有一个金属的人头,又非常重,经人鉴定说是金头,后去向不知。上面讲的岳庄后山的石寨内,曾有人在砍柴时挖出一百多斤宋时期古钱币,可惜被当作废铜卖给废品收购站。我想今后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还会有文物出土,只要不遭破坏,必然能成为展示俺祁仪古代文明的实物,造福祁仪人。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6 收起 理由
admin + 3 原创内容,赞一个!
唐河好人 + 3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youyila 发表于 2015-5-17 07:06: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记者问崔琦,当年如果不走出去(指先后到香港美国求学),结果会怎样?以崔取得的科学成就与声望,记者满怀期待,等他高谈阔论,崔老先生的回答却土里土气,堪与冯友兰大师那句我是喝东河水长大的相媲美。他说:“如果我不出去,他们(崔的父母)可能不会饿死”。话说的弱智,思维逻辑混乱,真不敢相信,他那么大的科学成果是怎么取得的?
  这让我想起上月初看到的一条悲剧新闻,南方有家人清明节去扫墓,小孩去水塘洗手失足,一家又都不识水性,用错误的方式救援,结果相继全部溺亡。
  崔琦的姐姐有个争气的弟弟,才有机会让自己的遭遇众所周知,我的姐姐就没有这么个中用的弟弟,大家的姐姐也不一定有。如果崔老先生的姐姐还健在,让她去故居——教育基地,讲授爱国主义课程,相信能讲生动。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摸着石头趟河 发表于 2015-5-1 06:42: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些岁数的人,说起话来,自然而然爱说家乡,和家乡的陈年旧事,这个无可厚非。但上了岁数,也容易固执坚持自己的意见。其实,有的时候,我们的见识,就像鱼缸里的金鱼,我们语重心长对后辈说,除了家长,所谓看到外部的精彩世界,统统都是假相。真相是,外部世界除了一层厚厚的玻璃壁,什么也没有。后辈会想,如果这话要是别人说了还要掂量掂量,而父母的话,肯定是不会骗我们的,是为了我们好。我们手脚笨了,翻不过去墙了,好像阅历些事,实则盲人摸象。恰恰是我们的好心,有时候会成为禁锢他们思想的藩篱,约束他们前行对羁绊。按照我们的认识,我们幼小时,妈妈在哪里,哪里就是家园,妈妈老了,我们在哪里,哪里就是家园。可是,高建群却说“你是一只生着翅膀的大雁,自由地去爱每一片蓝天。哪一块土地适宜你生存,你就把那里当成家园。”。他们要是能踢腾,不妨由着,我们不宜苛加指责。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摸着石头趟河 发表于 2015-5-1 06:16: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冯友兰是公认的学问大家,用土得掉渣妇孺都懂的话,道说对家乡祁仪的感情。没有人会怀疑这感情的真诚。再说,新建的湿地公园,以大师尊讳取名,由宗璞亲笔书写,再镌刻巨石记铭。矗立于出口入口,供游人驻足目凝。大师的祖上,被官员供奉为神明,公园重建故居,气势更加恢弘。当年为何要扒?反复捅揭伤痛。为什么大师的后人,要拿异旅当安居,视它邦为家邦?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走得如此毅然决绝?义无反顾?这个社会,从来不缺少踩贱,不缺少巴结,莫非它邦能够提供平等与尊重?这个问题,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这背后的由头,包含了他们对故国给出的综合评分?用双脚、不是用双手,对故国投下的庄严一票?莫非彼有大点容量,任凭恣肆汪洋?故乡些小池塘,难盛思想体量?布局罗网伸张,随时起获烹汤。“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什么样的大师,就像渔翁撒鱼,捞起来再放进去,数度对冯上演关羽华容道上的大戏《捉放曹》。好在现在,“不能拿改革开放前否定改革开放后,也不能拿改革开放后否定改革开放前。”,有了两个不能否定指引,我们才能放心前行。优秀如冯友兰家族,尚且经受不住这种反复的蹂躏折腾,被淘汰出局,选择“逝将去汝,适奔乐土”。留下我们这些没有用手投票的权利,又没有用脚投票的能力,生于斯长于斯,念兹在兹,终老于斯的人,个个都成了耐受折腾的精英。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优秀,应不为过,是中肯的。我们比他们更优秀,却只有他们才有资格说爱国家,爱故乡?为什么我们这些对这片土地须臾不离(没有能力离开)的人,却没有资格配称这样高贵的字眼?是不是哪里搞反了?我们习惯了用热脸去贴凉屁股,有些温差,这个我们倒不介意,可是使劲够,怎么还是够不着?莫非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这国,就成了他的国?这家,就成了他的家?要有了身份识别认证才能通过,比如律师医生,要有执业证。没有人家发放的资格认证,这国家,岂是随随便便爱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唐河好人 发表于 2015-4-17 14: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与其说是展览还不如说是公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古唐陈 发表于 2015-4-17 19:25:47 | 显示全部楼层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现在寻宝节目搞的人们对古董的经济价值期望值大增,楼主这样一宣传啥时候也去祁仪寻宝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youyila 发表于 2015-4-17 21:36: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饕餮盛宴,不负期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41967415 发表于 2015-4-18 08: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咱唐河也有这等宝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youyila 发表于 2015-4-19 05:03: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冯友兰“故”居,现在已经迁移县城。帖文反复强调特殊,怎么特殊,四十岁以后的人,大概就不知道了。(以后有空接着再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摸着石头趟河 发表于 2015-4-26 11:18: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趟河杂谈
  再过六十甲子,网友老玩童fz已经老迈,由后辈推着轮椅去湿地公园游玩,见墙上还是张贴着冯友兰的话:“我是喝东河水长大的,我忘不了祁仪的父老乡亲。”,一位孩童指着那字困惑地问父母:“东河不是刚才咱们去洗手的那条河吗?那不是叫唐河吗?跟祁仪能扯上什么关系?”这话让老玩童听到了,慌忙想要前去辩解,不知道还能不能从轮椅上站起来,说不定到那时,网友已经改变态度,知道再去徒劳做解释已经无用多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老顽童fz 发表于 2015-4-28 12: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摸着石头趟河 发表于 2015-4-26 11:18
趟河杂谈
  再过六十甲子,网友老玩童fz已经老迈,由后辈推着轮椅去湿地公园游玩,见墙上 ...

假的说多了就变成真的了,后人怎知前人的真象呢?这是历史的辩证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摸着石头趟河 发表于 2015-4-30 17:33: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秋天,我从京山乘客车回唐河,同程一老人,由其四十多岁的幼子陪伴,闲谈中老人说老家祁仪,早年逃荒落户京山。自知时日无多,特意回来探望。大家就建议,去祁仪不必到县城,到岗柳下车转乘更方便。老人说他十几岁就遇到断伙(三年自然灾害)。吃野菜、草根、树皮果腹。跑到湖北就能吃到些许大米。谈及过往,老人不胜唏嘘。一位老实巴交的人,求生的本能不自觉就被淸晰打上了特殊年代政治的烙印。老人避谈政治,比如身上留有疤痕,就会刻意回避说伤疤。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收起 理由
admin + 3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摸着石头趟河 发表于 2015-4-30 17:49: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徽凤阳小岗村村民发明了“大包干”,为此还联名签下生死状。后被领导肯定追认,被命名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释放出来的生产力,彻底解决了国人的吃饭问题。所以说,用什么方法种地够吃,答案是:你种的地,打下来的庄稼算你的。道理很简单,我们升斗小民,无法理解,为什么没馍吃,因为没权利。权利关乎自由尊严,还牵涉衣食住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摸着石头趟河 发表于 2015-4-30 17:53: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同理,什么办法能发展经济,就是:你挣下的产业,归你拥有支配。而不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摸着石头趟河 发表于 2015-4-30 18:09: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把人人都整成戴罪之人,个个都是待罪之身。想整谁,都能以法律的名义。产权保护、公平法治、社会保障等等该政府管的抓不牢,不该伸的手伸太长,越俎代庖。经历过太阳最红的时代的人,才能懂得,“脖子上长个头,头上长个嘴,饿了吃点馍,渴了喝点水。”《瞎子算卦》台词。说出这么睿智的话,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年轻人会说,这不是傻话吗?是的,傻话,有时候,比亩产几十万斤的聪明话,需要承担更大的代价。那代价大的让谁都无力承担。有了太多聪明的话,特别是道貌岸然者讲的具有高深道理的弯弯绕,绕着绕着,就把人给绕迷了,甚至把命给绕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摸着石头趟河 发表于 2015-4-30 18:19: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吃的权利,打从娘肚子里掉下来就懂得用哇哇大哭去捍卫。是什么邪恶的力量能够褫夺人们的这种权利?我们都知道,动物最怕它的天敌,而人是高级动物,天敌就是掌握了不受约束权力公器的同类。有了这种超力量,饿死再多的人就可以不被追究,人们还要对始作俑者顶礼膜拜。就像受害人,转身还要去为施暴者朗诵赞美诗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dmin 发表于 2015-4-30 22:5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不能忘,记得列宁说过: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尽可能的还原历史,供后人评判检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摸着石头趟河 发表于 2015-5-1 04:47: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列宁还说,应该肩膀上长着自己的脑袋。王人博说,回避历史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当然,回避历史的最坏一种方式就是篡改历史,无论何种方式的篡改都是回避历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摸着石头趟河 发表于 2015-5-1 05:09: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帖文说特殊年代,不外乎折腾。如果放在更长时间段看,其实并不特殊。我们生存的这片土地,特殊是常态,常态才特殊。故“居”早已充公鸠占,现在异地移建,不过是又在重复这种折腾而已。新中国的历次政治运动,冯友兰可谓经历了全过程。从先儒大哲,转变为批林批孔的先行,不是大师荒诞,而是跟紧形势才能存活,是求生的本能。跟的越紧,就越找不到方向。被角色转换掩盖下的内心酸甜苦辣,只有冯的家人才知道。后人没有资格对前人求全责备。这种经历,也成就了宗璞反思文学与伤痕文学的江湖地位。我们更愿意用塞翁失马的态度去看待人祸,用这种视角,灾难看起来也就有了喜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唐河唐网 Powered by www.t037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