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037|回复: 2

从文物保护谈到吴副市长

[复制链接]
crabess 发表于 2013-2-25 21: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一段关于邓城遗址近旁西周、战国双古墓群的挖掘建厂之事,本人与某热心襄阳文化物质遗存保护者做了种种努力。我们联系邓州,邓州隔岸观火;联系邓氏家族,他们说,让我找当地政府某官员;联系那位官员,对方很快便没了任何反应。现在想想,是了,已经不再是总工程师当道时代了。所以谷隐寺旁边机器轰鸣,大兴土木,也就是自然而然了。这是个流行社会,它随某位新演员上位而流行新的风尚,鸟叔火了,连农民工要债都开始跳骑马舞,表哥痿了,表弟们也都通通不戴了。尽管不是襄阳人,我们仍呼吁了很久,希望本地管事的能高抬贵手,为这个故迹日减的城市留点历史遗产。襄阳城二千八百年历史,如今可以作证的,仅剩当年活人所居之邓城与死人所葬之墓地了。毕竟已经在地下保存了两千多年,今天为了建个厂,弄点政绩说刨就刨了。本人猜测,襄阳的后人们有一天心血来潮,想向世人炫耀襄阳之悠久时,会不会再造一个假的文物做证据?这帮窃据高位的混蛋到底是怎么想的?想到不久前梁思成故居被拆,再看看梁当年为挽救北京城墙与古建筑,多次与官方发生冲突,其妻巾帼不让须眉,更是直指时任北京副市长的鼻子大声谴责:
“你们真把古董给拆了,将来要后悔的!即使再把它恢复起来,充其量也只是假古董!”①
可以想见,今日吏风,跟数十年前,实属一脉传承。拾穗者精神可嘉,费尽心力在建筑工地上爬梳,然后兴高采烈举起一片破烂,说:“这是*朝的!”
  当我们来到昭明台,看看华屋聚宝,为了一片残瓦,一块断砖,罩上玻璃,装上电灯,配上保安,看样子十分重视文物,奇怪的是,比这些破烂价值过万倍的樊城古墙,说拆就拆,南街的汉圣庵,一夜推倒。最新鲜的是,北街的单相老宅与刘公故居,扒完之后,再建仿古一条街。数十年前,1955年,林林徽因在弥留之际绝望追问:
“为什么我们在博物馆的玻璃橱里精心保存几块残砖碎瓦,同时却把保存完好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古建筑拆得片瓦不留呢?”
  我们看看历史:从1954年1月起,北京牌楼开始被大规模拆除。北京内城原有的9座城门,只余正阳门城楼、箭楼、德胜门箭楼,北京外城原有的7座城门,则无一遗存。1969年,内城城墙被尽数拆除。
  我们看看现在:林徽因去世约半个世纪后,北京城开始古建复修,以恢复古都风貌,据称每年投资1.2亿。78岁的刘玉明四九城到处跑,把关油漆彩绘,我们的GDP大把抛在了假古董上面。
  这是个操蛋世界。他们要打通人脉,融活钱脉,糟蹋山脉,割断血脉,所以邓国西周战国古墓群刨了建厂,唐河岸边明清建筑推了建房,周口两百万坟头夷为平地,岘前瘶毒山十剩其一,也可以看到隆中近旁植物园凭空出现一个卧龙岗,前些年还搞什么夏商周断代,网罗一帮专家寻根,说是华夏血脉相连。我们只能雾里看花。
  历史证明,那个当年主管拆迁的副市长,根本不是什么历史学家,尽管他叫吴晗。也许1943年7月前还像个学者,但在此之后,便蜕变为社会活动家,直至爬到权贵的脚趾前。也写过一篇《谈骨气》,也背过孟子“威武不能屈”之类的句子,但我们看到,他不仅屈,而且屈到地上,本想舔趾头,结果碰了一脸鼻涕。站在天安门城楼,权贵说,嗯,以后从这个地方望出去,要看到到处都是烟囱。于是所有古建,但凡碍事者通通拆了。权贵说,咳,大家要说真话了。于是马上写《论海瑞》、《海瑞骂皇帝》、《海瑞罢官》,没想舔过头了。权贵又说,喂,怎么回事?于是马上被打成反党叛徒,被逼自杀。
  这真是不幸。不是说这位吴副市长不幸,而是我们的文化遗产,由此卷入浩劫,不断遭到破坏,直至今日。吴副市长不当因撰文而死,这的确应该为之平反。但是,在林徽因的泣血抗议之下,他仍旧秉承权贵意旨,把北京牌楼拆除,开了个很坏的头,因为这个,他理应遭到天遣。很纳闷的是,一个官场混的,居然戴个历史学家的面具,难道这个世界没有辨识能力了?
  吴虽死,媚骨传给后世官僚,于是,在代代王八蛋们的折腾下,毁掉传统,毁掉环境,毁掉信仰。秦桧都能站起,摇身变为一些人的精神支柱,耐人寻味。秦桧后裔,会有基因突变吗?至少秦大士说了句“我到坟前愧姓秦”,奇怪的是,吴副市长无良,连侄子也无耻。一位名唤吴昆者,你祖上虽说出过吴三桂,但也有吴起、吴广这样的爷们,吴道子、吴承恩、吴敬梓、吴沃尧、吴昌硕这样的才子,吴其濬、吴有训、吴健雄这样的学者,一位万世景仰的民族英雄,孙文敬为民族魂,却用你的拙笔曲意污蔑,这种三脚猫的功夫只能让人喷饭。你若靠笔头过活,那就关注一下民计民生,呼吁一下环境问题,鼓噪一下文物保护,哪怕文章再烂,是为你伯赎罪,不至沦为败类,怎能一误再误,要效吴刚伐木?那就误入歧路。实在没招了谈谈钓鱼岛,又爱国又时尚,稿费也赚了,谈谈今昔变,虽说从天安门望出去看不到烟囱,但如今整个北京城在PM2.5的笼罩中,你先人可以含笑九泉了,何苦替秦桧阴魂放暗箭。
   Feb.25,2013任我行
注:
①见《北京拆牌楼 林徽因怒斥吴晗》http://lady.163.com/09/0730/15/5FFSTJ7U00263I5D.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泗洲八少 发表于 2013-2-25 21:4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骂的好。邓城与邓国不太了解,不过唐河老桥北说是明清建筑,我从那边走过,太破旧了,只是些普通的房子,没多大价值。南泉倒还可以修缮一下做为纪念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李一刀 发表于 2013-2-26 11: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货以及很多所谓的考古学家比如“郭沫若”,都是献媚的高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唐河唐网 Powered by www.t0377.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