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233|回复: 1

双丐对酒

[复制链接]
王杰 发表于 2012-11-11 22: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双丐对酒

   那年冬天,雪下的很大,风也不甘示弱地冽着,我们来自河西走廊几个城市的朋友在这个城市的西郊的一个简陋得只有几条长方凳和油漆斑驳的旧桌子的烤肉馆里,追忆往昔,抚古叹今,疯人痴语地坐着,聊着,喝着烈烈的烧酒。长凳木桌,浊酒简肴,昏灯陋室,磁带式录音机唱着让人揪心的老歌。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朋友,同样的心情,同样的棱角,不同的过去,不同的未来,谁也不愿提出先行离开,我们就这样坐了很久。。。。。。
夜已很深了,屋外风雪正浓,屋内醉语朦胧。。。。。。
   终于曲终人散,伤感的心一颗颗的分别在这风雪交加的冬夜里,天地灰蒙蒙的连成一片,街道、房屋、人和车、压弯的树木都浑然一色,我已然分不清我此时在这个星球上的哪个地方,走啊走,上哪里去?我不知道在问谁。。。
不知道走到了哪里,不知道地球的经线和纬线此刻转到了什么地方,那颗北极星呢?牛郎织女星呢?北斗七星呢?月宫里是否此时也一样清冷呢。。。冷风吹起,我下意识地紧了紧衣领,点燃一支烟,找个被风无雪的楼道呆一会儿吧,我蹲了下去,靠在墙根上,有些迷糊。。。
   有异样的声音传来,天籁之音吗,不是也不可能,想听清却感到徒劳,努力听听吧,多么可怜、多么脆弱的音符,那是人发出的声音呀,苍老、嘶哑、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却声声直入人的心里,我稍稍清醒了一些,四顾望望,就在我的身旁,还有也应该也是一个蜷缩着的酒醉的人吧,只不过,他要苍老的多,憔悴、瘦弱单薄的多,再仔细看一下,肮脏纠结的长发乱乱的斜拉在半边脸上,眼睛昏暗无光,满脸的刀劈风割的褶纹,层层补丁、棉絮外漏的外套,两只手紧紧地互相插在袖筒里,腿脚蜷缩在一个类似蒲团的包裹上,“唉,唉。。。”地无力却持续地叫着什么,清楚地记得,我刚到这个楼道里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呀,难道刚才酒真的喝多了吗?也许是酒精的持续作用,我的心里没有一丝的慌乱和失措,又也许是我的草根情结的根深蒂固,我更靠近地和他聊了起来“怎么没去车站?”“怎么没去自动柜员机房呢?”“怎么没去暖气管道井里躲避?”。。。。。。他断断续续、吐字不清地做出了一些回答,但现在的我已记不清他说了些什么,这样的夜,这样的雪,这样的人,我又何必问那么多毫无用处的问题呢?
   我只想在这样的夜,给这样的可怜人造出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可能这一生只有这一次。
我在那段日子是一个精神的乞丐。
    我一字一字清楚地给他说“跟我走吧,咱们换个地方,吃个热乎饭”,我冒失地用了兄弟这个词汇,我知道他会跟我走的,他夹着“行李卷”,不紧不慢地跟在我的身后。我拦了一辆出租车,交代司机去了一个通宵营业的能吃喝的地方,点了足够吃的肉、菜、米饭,还有热茶水,我们一起开始吃喝,等到眼前的东西一扫而光的时候,从始至终,我俩一句话也再没说过,只是每次我端起茶杯示意和他碰杯的时候,他一直暗淡无神的眼神会短时间的明亮起来,但少瞬即逝不易被人察觉。。。
最后,我去结了帐,我说你尽可以在这里坐着,不必担心谁会捻你走的,我又把口袋里仅剩的三十几元钱全部拿出来放到他的面前。拉开门,迎着漫天的风和雪徒步独人走了。。。。。。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两个乞丐爽朗的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像梁山的好汉。。。。。。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4 收起 理由
admin + 4 赞一个!看王杰的文章,文字平平淡淡,其中.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dmin 发表于 2012-11-11 22: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王杰的文章,文字平平淡淡,其中经历和意义却耐人寻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唐河唐网 Powered by www.t0377.com

返回顶部